信尧音

我离开的日子

先发上来一小段以防坑在我的电脑里......

读书时候的脑洞。

各种莫名其妙注意






1.

我站在起居室里看着他在我面前喃喃自语:“为什么?为什么呢?”

虽然不大明白他的话,我还是想要回答一句免得被误会不尊重:“并没有那么多为什么,她死了就是死了。”

他仿佛没听到我的话,仍旧喃喃自语着,说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
我很想替他拭干镜片上的水渍以免他因为看不清而跌倒,但那摊水迹总是擦不掉,我只好作罢。

他的声音像蚊子振动翅膀的嗡嗡声,叫我有些烦。于是我在房间里寻了一处阴凉的角落,盘起身子,和着窗外的阵阵蝉鸣打盹。

半晌,那噪声渐渐弱下来,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看见他抱着一个相框睡着了。

望着他的侧脸,我这才想起一件很要紧的事:他什么时候戴上眼镜了?